看啦又看小说网(www.pcbfsd.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六十四章羊角之谜

    “庞仲,你买这个东西干嘛?这个东西不就是个羊角嘛!”蓝晴好奇的眨着眼睛看着庞仲手里的羊角,宁秀也用一脸不解的目光看着庞仲。(www.pcbfsd.com.cn)

    “哈哈,黄老,您知道这个东西是做什么用的吗?”庞仲把羊角递给黄老,问道。

    “你问我可算是问错人了,如果说翡翠的话我清楚的很,但是对古玩我是一窍不通,不过我知道这个应该是个羊角才对。”黄老摆摆手,示意庞仲不要问自己。

    “我也知道是羊角。”庞仲翻翻白眼,显然对黄老的回答太不满意了。

    “你买这玩意干嘛?难道这个东西还是个宝贝不成?”黄老不解道琬。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觉得这个东西有点意思,所以就想买下来了,反正也不值几个钱,就当买了个纪念品。”庞仲哪能告诉几人自己能看穿羊角里的秘密,就随便找了个借口。

    “我见过有人来香港买手机买手表买电脑做纪念品的,就是没见过有人买个羊角当纪念品。”蓝晴翻翻白眼,显然是觉得庞仲没有说实话。

    “就是哦,这个羊角做工这么粗糙,就算是扔大街上都没人要。”宁秀也附和着点了点头,显然是察觉出了庞仲没有说实话藤。

    “呃……”庞仲见自己居然引起公愤,顿时急忙解释道:“话不能这么说啊,说不定这个还是清朝的物件呢,你看这做工粗糙说明年代久远呢。”

    “哼,那你怎么不说你这个玩意是新石器时代的呢,那样的话你这粗糙的加工技术更有说服力,而且我看这个孔洞好像是烫出来的,直接给人说山顶洞人制作的得了,到时候我帮你找个盒子装起来,送给秀儿他爸爸,就说是山顶洞人石器的珍贵文物。”蓝晴似笑非笑的看着庞仲说道。

    “呃……我没法跟你说,你不懂这个。”庞仲撇了蓝晴一眼,一副你是外行人我和你说不明白的表情。

    “表姐,你瞎说什么呀?”宁秀被蓝晴的话闹了个大红脸,顿时不依的叫了起来。

    “得得得,我不说了还不行吗?我就说了一句话,你看你们两个人都一起攻击我,真不愧是一家子人。”蓝晴脸上的笑容非常得意。

    “你还说)7e)7e)7e”

    …………

    几个人见也没什么好逛的,就随便走了走,买了点香港街边的小吃尝了尝,便回了酒店,回到房间里,庞仲便摸出了羊角,琢磨着怎么把羊角里的东西取出来。

    庞仲把羊角凑到台灯下面,仔细观察起来,这只羊角看起来使用的时间非常长,羊角表面摩的光滑无比,起了一层厚厚的酱色包浆,圆润光滑。

    仔细观察了半响,庞仲也没发现这个羊角里的东西是到底怎么放进去的,更没有找到打开它的方法。见到此景,庞仲便催动异能,往羊角上凑了过去。

    随着眼中舒服的清凉之气涌动而出,庞仲觉得双眼舒服急了。异能蔓延进手中的羊角里,之间密密麻麻的裂隙出现“本书名+看在了庞仲的眼前。

    “靠,这个东西坏的这么厉害?”庞仲很是惊讶,这只羊角有了这么多的裂隙居然还能如此完好的存在,真是令人不可思议。

    庞仲不知道的是角类物品随着它的主人的长大,就一直生活在碰撞之中,裂隙越多的羊角,它本身的质地也就越坚硬,就越不容易被摧毁。

    随着异能的深入,庞仲终于发现了,原来这只羊角中间被人认为的切断了,然后挖出孔洞,又塞入金属套管,这才把纸卷塞回去,然后又接上了羊角,最后通过某种不为人知的办法把羊角恢复的让别人看不出来,这才算是完成了。

    看到这里,庞仲对这个藏宝人好奇了起来,究竟是什么东西使得藏宝人能用尽如此之多的心思把东西藏在里面。找到开启方法之后庞仲便迫不及待起来。

    “咚咚?”就在此时,房门突然被人敲响了起来,把投入状态的庞仲吓了一跳。

    “谁啊?”庞仲没好气的嚷嚷了一句,不过却没有开门,而是凑到猫眼里向外看了看。这是之前他们入住酒店之后黄老交代的,最近参加香港国际珠宝展览会的人员复杂,如果不是熟人窍门的话就尽量避免开门,以免发生不必要的麻烦。

    “是我!”屋外传来了蓝晴的声音。

    庞仲打开/房门,见到蓝晴穿着一身宽松的睡袍走了进来,走路间带着一股温柔的清香,湿漉漉的头发显然是刚刚洗完澡。他好奇的看了蓝晴一眼,道:

    “大晚上的,你本书名+看跑我这里来干嘛?”

    “你不欢迎我?”蓝晴嘴角扯出一道迷人的弧线,看的庞仲顿时有些心猿意马了。

    “不是,太晚了,不方便。”庞仲急忙把目光扭到一边,有些心虚的说道。如果就他们两个人出来的话他或许还有可能会有点什么想法。但是现在宁秀就住在隔壁蓝晴的屋子里,就算是打死庞仲也不敢有什么坏脑筋。

    “吆,你也知道不方便啦。”蓝晴吃吃笑出声来。

    妖女!庞仲在心里恶狠狠的咒骂了一句,如果要不是…………

    “你到底干什么呀?”庞仲没好气的问道。

    “我就觉得你那会没有说实话。”蓝晴把头凑到庞仲跟前,软绵中夹杂着清香的声音吐露而出,让有段日子没尝到肉味的庞仲脑袋顿时大了一圈,身体该硬的地方也硬了起来。庞仲眼中在见到蓝晴那迷人的红唇,脑袋里一时间转不开了。

    “我什么时候没说实话了。”庞仲机械性的向后躲了一下,费劲的问道。

    “就是那只羊角。”蓝晴迷人的目光望向了桌子上的羊角,道:“这只羊角绝对有秘密,不然的话你不会在你回来的第一时间就研究它!”

    “我哪里研究它了,我开开等准备看书的。”庞仲看着蓝晴再次凑到眼前的俏脸,费劲的咽着唾沫回答道。

    “你骗不了我,我对你了解的绝对比宁秀清楚。但凡有什么不同或者有秘密的东西你都会仔细观察,而其余的东西,你几乎是看都不会看的。”蓝晴的话让庞仲顿时心中一惊,他没想到自己千防万藏居然疏忽了一件最大的事,那就是自己太过专注自己异能判定过的东西了,而那些异能判定无用的东西却都忽略不看。想到这里,庞仲的脸色顿时变了起来。

    “哈哈,我果然说对了,你是个很有秘密的人呢。”蓝晴意味深长的看着庞仲说道。“你想干什么?”庞仲警惕的看着蓝晴,眼前这个精明的让人害怕的女人观察自己这么仔细,现在又把这个话题说了出来,难道她想对自己不利?

    庞仲的脑筋转的非常快,而且蓝晴的出身注定让平民出身的庞仲心存余悸。只是转眼间,庞仲便觉得蓝晴可能要拿这件事对他要挟。

    “你就把我想的那么不堪?”蓝晴敏锐的从庞仲的目光里察觉到了他的想法,顿时脸色发冷的问道。

    “不是,我没那个意思,我只是不知道该什么去想。”庞仲摇摇头,其实他心里并不觉得蓝晴会对他不利。

    “我只是好奇你罢了,并没有其他的意思的。”蓝晴摇摇头,看着庞仲伤心的说道:“如果你觉得我观察你这么多会对你不利的话,那我以后尽量不这么做就好了。”

    蓝晴说完,带着满脸的委屈扭头就向外面走去。

    庞仲见自己无意间居然伤害到了蓝晴,眼见对方要离开,却不知道怎么解释的庞仲情急之下一把拉住了蓝晴,道:“我真的不是那么想的,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去说罢了。”

    “放开我。”蓝晴拼命的“”,手打向门口走去,边走边带着委屈的声音说道:“我从小城跟着你来到北京,帮你把整个摊子树起来,没想到你居然就是这么想我的,你太没良心了。”

    庞仲见蓝晴马上就要碰到门把手了,急忙伸出双手抱住蓝晴的腰,不顾对方的挣扎,把她抱回到了沙发上,按住她的肩膀说道:“这些我知道的,我刚刚只是不知道怎么去说,但是那绝对不是我的本意想法的。”

    “谁知道啊,我妈妈说的没错,男人都不可靠。”蓝晴伤心欲绝的看着庞仲。

    “不是的,不是的,这件事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去说,我不知道该不该说。”庞仲没想到自己只是一瞬间的想法居然就让蓝晴看破了,而且居然还深深的伤害了这个一直对自己用情很深的女孩的心思。

    蓝晴的一句话让庞仲明白了,蓝晴喜欢他,不然的话也绝对不会跟着他离开小城来到北京创业,原本可能因为宁秀的事情庞仲就已经很伤蓝晴的心了,此时加上这件事,庞仲算是彻底伤害了蓝晴的心思,如果他要是不想个什么办法让蓝晴回心转意的话,估计会到北京之后,就是他们再见之时了。

    “那就别说了,放开我。”蓝晴推扯着庞仲。庞仲却死命的按住蓝晴的肩膀,两人双手一扯一拉,庞仲只觉得自己双手一滑,随即便摸到了一处柔软之地,感觉到手上的柔软弹性,庞仲下意识的捏了两把。
六合宝典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