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pcbfsd.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六十四章 离间手段

    ps:有人说长孙无垢的死有问题,不应该这样黑等,怎么说呢,我写书的时候,如果出现了bug或者有些情理讲不通,尤其是重大章节上,自然有原因的。希望大家将长孙无垢的自杀这个疑惑先绕开,到了后面,会给大家一个非常满意的答案的。这是一个推动情节发展的主线,不过,我也希望有人能够猜出这中间到底埋下了什么关子。

    =============

    “吴元去见虞仙容和李世民了吗?”

    房间中,几个人正在通过视频询问着赵天时,安全局的副局长,基地里的三号人物。

    “是的,我们不能继续阻止他,也无法隐瞒长孙无垢的消息。工作人员中有皇室的人,传递消息只需要一句话。所以我答应了吴元的请求。”

    “很好,很好。”

    那边的人点点头,对着赵天时说道,“执行原定的计划吧,希望吴元知趣。志华有点不听使唤,你提醒他一下。”

    =============

    想要让一个人屈服,或者服软,首先要让他感觉到这个世界的美好,以及他拥有许多难以舍弃的东西。

    吴元回到了居所之后,一份文件放到了他的面前,那是这些日子里,电视直播和一系列商业运转的分成,税后总共有六亿八千四百万。

    这笔钱存到了银行,每年的利息足以让一个人花一辈子,而且随着吴元以后的穿越。他得到的资产资产会越来越多。

    一份名单摆放在吴元的面前。上面都是大人物。他们想请吴元帮他们治病,并发展有益。权力比金钱更加的诱人,普通人只要攀上了其中的一员,就足以让锦衣玉食,横行无忌。能为他们治病的吴元,自然会被他们奉为座上客,可以借用他们的权力。

    “吴先生,希望你节哀顺便。长孙娘娘的死,是所有人都不想见到的,上面正在清查此事,最多一个月,就能够给出明确的结果。”

    人的愤怒是随着时间递减的,当听说一个月后可以得到公正,正常人首先会等待,然后他的怒火会在这一个月里一点点的消散。

    郭幼槐脸上带着一丝的悲伤,将面前的材料送到了吴元手中,里面总结了长孙无垢的死因。还有两个身处高位的替罪羊被抛出来,他们的分量足以让人感觉到诚意总不能将政府的高层全部撸掉。再追究下面大家的责任吧?

    美人如花,周围服侍吴元的几名丽人,为吴元准备了各种的美味佳肴,温柔的让他感受到某种**的气氛。

    女人的怀抱是男人最好的港湾,只要吴元有意,她们都千依百顺。

    金钱、权力、美人……拥有了这些借口的吴元,还能坚持吗?或者说,再加上一味料如何?

    =============

    “吴先生,这具尸体是怎么回事?”

    说话的是一名检察官,他将一叠照片放到了吴元面前,陪同他的是基地的三号人物赵天时,这个笑眯眯的人现在表情严肃。

    “尸体?”

    吴元皱了一下眉头,看着上面的骸骨,还有档案名字。

    “这个人叫做翟子平,他进入了你家中之后,再也没有出来。我们在你家的后花园中,找到了这个人的尸体。他死于中毒,吴元,你怎么解释这件事?”

    “解释?”

    吴元脸色没有变化,只是拿起了档案,看着上面的文字和图片。

    菩萨显灵之后,安全局第一时间清查了吴元和武则天所在的别墅。

    大家想从中找到神佛的一些秘密,说不定观音菩萨和武则天、吴元两个人以前还见面过,或者说,观音菩萨的显灵别有内情。

    这不是不可能,情报机构最擅长的就是探寻机密,尤其是各种各样的,隐蔽在假象后的真相。

    谁能确定,观音菩萨真的是观音菩萨,而不是天魔或者别的奇异的生灵,谁能确定,打开的新世界,那边会不会有整装待发的军队,准备到地球这里来?

    “翟子平……”

    吴元听过这个人的名字,这个人是武则天的主治医师之一,档案中他离开了监狱后,第一时间杀了黄院长,然后来找吴元。

    “吴元,翟子平死于注射药物死亡的,请问,你怎么解释此事,当时房间中,只有你和武则天,难道说,是武则天杀了人吗?”

    “解释?我为什么要解释?”

    吴元笑了,笑得很灿烂。

    “嗯,这个人是我杀的,他那两天一直跟踪我,我很好奇,以为他是狗仔队,后来想想又不是。当天晚上,他偷偷的来到我家中,被我制服后,我才发现,他已经疯了。

    他爱上了,不,是迷恋上了我的妹妹武则天,这个该死的萝莉控。他告诉我,他已经杀了黄院长,而且会不惜一切代价的抓住则天。

    我没有将他交给警方,因为他说杀了黄院长根本不会有证据,等他出来之后,会继续纠缠我,抓走则天的。

    我想了许久之后,杀掉了这个疯子,就这样简单,我总不能放了他,用我妹妹来冒险。”

    吴元笑着,承认了自己所做的事情。

    “赵局长,你是想要抓我吗?”

    “嗯,我还想问,高欢等人,是不是你杀的?贾所长已经招了,他留下了你当时的录音记录。”

    贾珍道冲入监控室的时候,身上带着录音机,这些东西,最终落到了情报局的手中。

    =============

    另一个房间。

    “则天,你哥哥他……”

    黄云儿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将案卷放到了武则天的身旁。

    “根据我们的调查。他杀了许多的人。这是案件的记录。还有证据。”

    想要让一个人害怕一个人,那么就证明那个人是一个冷血的杀人狂。想要离间亲人,也是一样。

    有句老话叫做,没有查不清的事实,只不过要看下多少力气和代价。

    吴元成为了焦点之后,安全局下了大力气,查清楚吴元过去的所作所为。看守所吴元的杀人,红树酒吧持枪威吓等。在安全局的努力下,一件件浮出了水面。

    “还有翟子平,他是你的主治医师,也死在了你哥哥的手中。”

    调出了视频直播,那里吴元正在承认他杀了翟子平。

    “他杀了他之后,将人埋在了后花园中,则天,这些事情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这是真的,你……”

    黄云儿的声音停住了。她看到豆大的泪珠从武则天的脸上落下。

    这很正常,一个一直被信赖的人。突然被大家告知为杀人狂,任何的人,都会很难过。

    “哥哥,他不是这样的人,他一直很好,他不会这样做的。”

    女孩哭着,声音中充满了伤心。

    “我想见我哥哥,我不想理会你们,不想。”

    她低下了头,黑色的波纹将她环绕。没有人能看到这一刻她的表情,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她只是深深的将头埋在了膝盖上,让自己陷入了黑暗之中。

    =============

    一边是荣华富贵,一边是监牢重刑,这种情况下,正常人都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吴元,你的所作所为,按照法律程序,你要被判处无期徒刑乃至死刑。”

    “那时候,我是未成年。”

    “未成年个屁,你杀了高欢他们的时候,是未成年,而杀了翟子平的时候,你已经年满十五岁了。”

    “未成年人指的是从到十八岁以上,我那时候,才年满十五岁几天时间。王局长,你要和我在法律条文上抠字眼吗?

    或者说,你们准备要起诉我,将我送上绞刑架?”

    “吴元,你知道,一旦这些东西泄露出去,你就完了!”

    赵天时大声的吼叫着。

    他说的没有错,别看吴元威风八面,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这是在规则条款中的得意,如果新闻媒体对外揭露了吴元杀人的事实,那么司法机构必须行动起来,抓捕吴元,并予以审判。

    政府不可能将吴元送到绞刑架上,也不可能将吴元关入了牢房不见天日,但这不代表政府还可以继续让吴元做座上客,最大的可能,就是和吴元进行司法交易。

    吴元必须做很多事情来弥补昔日杀人的错误,而且他在公众面前的声誉也毁了。没有从政的可能,就算是从军或者加入政府的组织,也不可能成为高层。

    “你们不会,而且你们会帮我掩饰。赵局长,我知道你们今天来的目的,就是想要威胁我,让我不要在新闻媒体上嚷嚷长孙娘娘的事情,但是我想我你们明白一件事,我是多么的重要。你们现在需要做的,是赶紧将案卷销毁,打扫好手尾,而不是跑来威胁我。

    你和你后面,或者要求你这样做的人,他们的脑子被驴踢了?什么是最重要的,什么是必须做的,什么是应该做的,我想他们能分清吧?

    上位者总想掌控着一切,这我明白,但拼着玉石俱焚的手段来和小人物较劲,尤其是在关乎自己未来的事情上恶心重要的人物,那么只是愚蠢。麻烦你带话给议长,给首相还有能知道这些事情的人,我这个人是牛脾气,谁要强行压我,我就宁可一拍两散!”

    吴元冷笑着,敲了敲桌子。

    但是,通过监视器看到这一切的人们,也都笑了。当一个人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说明他已经害怕了,或者准备妥协。

    这样就好,只要吴元和他们进行交易,什么事情都很容易进行。
六合宝典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