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pcbfsd.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一十九章 有客夜访,双宿双|飞

    夜深了了,大地上一片寂静,一团乌云挡住了月亮,天地间一片黑暗。

    也就是这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天罗派大弟子田万里,换上了夜行服,带上了*香,腰上精钢弩箭,背上一把长剑,向着面前的农庄而去。身上涂抹着秘药,农庄的狗闻到了就不会叫咬,他很轻易的来到了农庄里,开始寻找着自己的目标。

    他心中一片火热,因为他知道这座农庄中有名绝色的美女!

    “实在是太美了!”

    昨天晚上看到了那名女子之后,田万里只觉得心中有着一团火焰在熊熊的燃烧。

    作为天罗派的大弟子,田万里并不是没有见识过绝色,但那些莺莺燕燕,和昨天看到的那名女子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

    同洲湖,是同洲府的一处名胜,昨日田万里正在湖畔钓鱼的时候,看到了一对男女在湖边游玩,女的脸上带着白纱,正好一阵风吹过,田万里看到了那名美女的真容。

    天哪,他从未曾见到过如此美丽的女子,仪态万千中包含着无穷的诱|惑,雍容华贵的风姿更能激起人的犯罪之心,更不要说那玲珑剔透的曲线,修长挺拔的腿,以及遮掩面容那一刹那的风华,种种的一切会聚在一起,那种美丽如同闪电一样,打中了田万里的心。

    那一刻田万里如被雷击,呆呆的站在了那里,直到很久之后,才从震惊中恢复。

    “我一定要得到那名女子,一定要!”

    他仔细观察了那两个人,那名男子只是普通习武之人,那名女子虽然一身道家真气。也不雄厚,如果猜想不错的话,应该是大户人家的书童和小姐私奔。两个人看起来像是情侣,却又不是。说是姐弟,也不相似,但是田万里懒得理会那么多了,这样的美女,一旦到了大城市,就轮不到他下手了,既然两个人没有随从,那么自己就可以下手。田万里家里有地下密室,只要杀了那名男子,将那名女子藏入其中就行了。

    于是,田万里不动声色的派出手下寻找那两个人,发现这两人投宿到一处农庄之中。

    这就行了,田万里让手下散去,然后他向着这里而去。他的身形很快,很快的来到了农庄的跟前,从小弟画的草图中找到了那两个人的住所——哼哼,果然猜的没有错。两个人住在了一起,这一定是小姐和书童私奔,正好便宜了自己。

    不过呢。今天看那名女子的身材,既有少女的青春气息,又有少妇的丰腴完美,说不定是大户人家的正妻,和昔日的情人一起私奔,嗯,那种气质的女子,不可能是什么小妾,那种绝世风华只会是豪门大户里面才能培养出来的……

    手指沾了一点点唾沫。然后将鸡鸣五更*散放到铜鹤嘴中,准备向着里面吹去。也就是这时,一只手无声无息的搭在了他的脖子上。

    刺骨的寒意涌上了田万里的身体。有人在耳边问他。

    “你来干什么?”

    =============

    一刻钟之后,吴元回到了长孙无垢的房间里,那个采花贼被他料理了,埋到了地下。

    和长孙无垢离开了长安城之后,两人向着洛阳而去,一路上都很顺利,两个人同吃同宿——长孙无垢的身体还在调理期,要随时观察问题,同时吴元还担心韦公公或者别的意外发生,晚上吴元就拉起一根绳床,躺在了门口。

    “是什么人?”

    屋子里的长孙无垢低声的问道。

    “一个小毛贼,看到无垢姐姐的美丽,居然起了色心,被我解决了。开来,我守卫在无垢姐姐门口还是有效的。”

    吴元笑了笑,点燃了蜡烛,看了一下长孙无垢的脸,同时为她诊脉查看。

    “无垢姐姐别担心这些事情,再过上一段时间,你的身体就恢复了,到时候天高任鸟飞,一切都会很好。”

    说完了这些,吴元吹灭了蜡烛,然后来到了门口,躺在了那根绳床上。

    “好好睡吧,无垢姐姐,醒来了,一切就会好起来的。”

    =============

    躺在了被窝里,长孙无垢凝视着门口的吴元,却怎么也睡不着。

    八月的夜晚并不冷,清冷的月光从窗外照在了吴元的身上。

    他就这样躺在了绳床上,仿佛一根羽毛一样。

    这是一种可以随时起来,随时出击的姿势,整个人和周围环境融合为一体,一切都清楚地映射在他的心中。

    他的心就如同平静的湖面,周围的任何异动,就如同在平静的水面上投下的石子,荡起的波纹,会马上把他从轻轻的睡眠中唤醒。

    所以,长孙无垢没有动,她只是躺在那里,看着这名陌生的男子。

    他一个月前,粗暴的闯入了她的生活,成为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他复活了她,将她当成另外一个人,然后每日里照顾着她,把她当作最亲的亲人来看。

    他很累,六字大明咒被这个世界的力量所压制,每日里为她调理身体耗费了他几乎所有的精力,而同时,他还要防备来自外界的攻击——就像是韦怜花,谁知道那个太监会不会在自己身上还下了别的追踪药物,或者以后会不会带人来抓走两人?

    就算是最可信的丈夫都能杀死了妻子,更不要说魔门的大师兄了,吴元这些日子里,就这样每日的守护在她的身边。

    一根绳子,或者干脆打坐在门口,用他的话说,长孙姐姐不要在意,他和仙容是夫妻,长孙姐姐也就是他的亲人,不用顾忌什么的,他才不是禽兽什么的。

    嘴角处露出了一抹仙容,长孙无垢想不到自己也有一天,会和不是丈夫的男人说起了荤笑话。

    是呀,这两个多月,过的很轻松,离开了长安城,长孙无垢就像是那只飞出笼子的鸟儿。

    以前的日子里,她带着面具过日子,她是文德皇后,而不是长孙无垢!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要做的更好,但是她心中隐隐的有些不快乐。

    她也想傲笑江湖,她也想随心所欲,就像是吴元讲述的白玫瑰和红玫瑰故事一样,她也有未完成的遗憾。

    本以为这一世就是文德皇后深锁宫中,但谁能想到,居然有天高任鸟飞的一天?

    对了,不幸的人最大的幸福,莫过于看到另外的人更加的不幸,听说了大唐帝国长孙无垢的遭遇,她觉得心情好了许多,至少这个世界上,无忌、承乾还活着,整个自己的亲友还在,比那个女人好得多。

    那个女人现在悲愤的被她压制在识海中,她代替了她的身份承受着吴元的照顾。

    这是一个好人,也是一位君子。

    这三个月来,每日里为她调理身体,但却从未曾动过邪念——嗯,不能这样说,每个人都会产生不好的念头,关键在于是否实施。

    她全身绵软无力,完完全全的靠着吴元,这种情况下,他以礼相待——中间的有些触碰和摩擦,她笑着告诉他不要紧,自己是长辈,她都不在乎,他就不用担心了。

    于是,吴元也慢慢的放开了,这就像是那个世界上的风俗一样,真的看开了也就无所谓。

    于是,两个人更加的靠近了,也轻松了下来,她每日起来,不再考虑如何处理政务、和人相处、平衡后宫等等事情,她只需要忍受着身体的痛楚,然后在这个人施展六字大明咒的温暖之下,一点点的恢复着身体。

    虽然很苦,但是每天受完了痛楚之后,和这个人捧着热茶聊天的情景,却让她很是放松。

    因为吴元更加的辛苦,他的守夜,已经七十三天了,

    每天晚上,他都是这样,一个人坐在了房门口,守护在她的身前。每一次午夜梦回,长孙无垢都会看到那个守护在前方的身影。

    复活后的身体,有着许许多多的问题,很多地方已经坏死,需要一点点的修复,这中间会有无比的疼痛,那种来自骨髓的疼痛,让她差点坚持不下来,但最终,她还是坚持下来了。

    不仅仅是因为对李世民的恨,让她坚持下来,还有这个人的关心,所以坚持下来。

    有时候晚上痛醒来的时候,看着那个人,然后他会送一杯水到她的身边,或者说些温暖的话,让她能够平静下来。

    有时候,她被噩梦惊醒,梦到了哥哥长孙无忌、李承乾等被李世民所杀,梦到了自己被那个人持刀威逼到角落里的时候,然后猛的睁开了眼睛,却看到了门口的那条身影。

    然后,她就心安了,因为她的身边,有着那个人的保护。

    如果有个人,永远这样守护着我……

    温暖在长孙无垢的心中缓缓地流动,她曾经拼命追求过这种温暖。她甚至曾经以为自己的付出得到了这种温暖,她到现在才明白真正被人守护是多么的温暖。

    “无垢姐姐,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那个人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变化,转过头,问道。

    “笨蛋。”

    她没有回答,轻轻的这样说了一句。(未完待续)(www.pcbfsd.com.cn)
六合宝典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