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pcbfsd.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二十五章 琵琶行(下)

    画舫中一片寂静,只有吴元清朗的声音吟唱着诗歌。(

    我闻琵琶已叹息,又闻此语重唧唧。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我从去年辞扬州,闲居卧病孟津城。

    孟津地僻无音乐,终岁不闻丝竹声。

    住近湓江地低湿,黄芦苦竹绕宅生。

    其间旦暮闻何物?杜鹃啼血猿哀鸣。

    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还独倾。

    岂无山歌与村笛?呕哑嘲哳难为听。

    今夜闻君琵琶语,如听仙乐耳暂明。

    莫辞更坐弹一曲,为君翻作《琵琶行》。

    念到了这里,吴元向着尚秀芳鞠躬行礼,女子面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吴元,点点头,捧起了琵琶,重新的弹奏了起来。

    可是这一次,她的弹奏有些乱,有点急,就像是她现在的心情一样,悲伤而烦躁,才女自然认识很多名妓,她们最后的结局,和吴元说的,没有什么区别,门前冷落鞍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然后人如黄花,了此一生。

    而她呢?寇仲死后,突然间发现自己仿佛错过了最珍贵的东西,心中那种空荡荡的感觉,再也无法填满,刚才听到了此人所说的: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诗句,怎么会不感动?

    王通走到了男人的身前,毕恭毕敬的行礼之后,将一份长卷放到了他的面前,上面是他亲笔记下的那些词句,所有人都知道。还有最后几句没哟写出来。然后。这首将会传诵千古的长诗,就在这座画舫中完成。

    ……男人拿起了酒杯,然后又放了下来,他用一种同情的目光看着自己,吟完了最后三句:

    感我此言良久立,却坐促弦弦转急。

    凄凄不似向前声,满座重闻皆掩泣。

    座中泣下谁最多?扬州吴元青衫湿。

    当念完了最后一句,吴元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首词是他送给尚秀芳的礼物,她的出现,让他彻底的从十年时光消息带来的恍惚感中清醒了过来。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说的好,说的好!

    突然间,尚秀芳笑了起来,她来到了吴元面前,凝视着这位为她吟诗的陌生人。

    “谢谢你,这首琵琶行,是我这一生中听过的。最好的诗,最好的礼物。谢谢你。”

    她怎么能不感谢?千年之后。人们会忘记尚秀芳,但是一定会记得这首琵琶行,这首为她所做的诗歌。

    “太好了。”

    这时候,长孙无垢的身边,李丽质突然的站起了,她的眸子中有种奇异的东西在闪烁,那是少女对于才华的倾慕。

    没有人能抗拒这种吸引力,就算是大唐帝国的长乐公主也不行,在另一个世界里,她是一个天皇巨星,对于艺术喜好无比,这个世界里,她喜欢读那些出色的辞赋,为古人诗歌中的才华所倾倒。

    她梦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写出同样好的诗歌,她在翰林院中见到过许许多多有才华的年轻人,她的身边从来不缺少文人墨客,但直到这一刻,她才知道,真正的天才是什么!

    一种颤栗的幸福感击中了她,那是歌迷突然见到了偶像的感觉,那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激动,她目光炯炯的看着吴元,几乎不敢相信这种事情真实的发生在身边。

    萍水相逢,他作出了两首千古传颂的诗歌,精通诗文的她,知道这是多么的难得。

    “吴先生,你……”

    脸涨得通红,长乐公主手都有些颤抖,她可不是另一个世界里的虞仙容,长居宫中的她,很少直接和外人见面,直到十四岁时候才偶尔抛头露面,今天的夜宴,也只是偶尔为之。她生命中能留下印象的男人并不多,加上从小受到的教导,要她尊礼守法,她从不曾为别的男子动心,只准备以后为自己的丈夫而微笑,可是今天,有人粗暴的,用两首诗歌,轰的一声砸破了女孩的心防,然后进入了她的心中。

    “谢谢长乐公主的夸奖,在下也只是有感而发而已。”

    吴元回过头,看着这位熟悉的陌生人。在另一个世界里,他为她写了一首昨日重新,那么这个世界呢?

    “吴先生是扬州人吗?那是一个好地方,我听父亲讲过,江南的烟雨,和北方的山河比起来,别有一番的风味。”

    女孩这一刻有点语无伦次,但这也不奇怪,有些东西,你奋斗了一辈子,却发现天才只有一个小时就能解决,那时候,你对他没有嫉妒,只有深深的仰慕,如果他在你面前,解决了这个难题的时候,那么你只会用更狂热的目光看着他。

    “是呀,江南这时候也快要入秋了,那是非常好的地方,这位夫人也曾去过江南吧。”

    吴元的目光落到了尚秀芳的身上,她点点头。

    “江南好……”

    说到了这里,她有些哽咽,当年的扬州双龙,如今可曾回到了江南,琵琶声中,座中泣下谁最多,也有她的眼泪。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男子清朗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他又为她做了一首诗!这首诗一出,周围的人们,纷纷发出了惊叹。

    第一首诗借古咏今,第二首长诗磅礴大气,而第三首,则是平淡中透出不凡,月品味越发的隽永。

    那些人用羡慕的目光,看着尚秀芳,这个歌姬何德何能,能让此人一连为她做了这样两首诗?

    这可不是普通的诗歌,很多文人墨客写出了杰作之后,会在题目或者序中加上高官贵族的名字。作为晋身之阶。这个人今天写的这些诗。如果放到他们手中,进献上去,足以换取无数梦寐以求的东西。

    尚秀芳也感觉到周围人的那种热切的气氛,她目光朦胧中,看着面前的男子。

    他是谁,为什么对她这样的好?

    她对他一点印象都没有,也许很久之前,当他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在洛阳、在扬州,看到了自己的表演,念念不忘的他,依旧记得这个大姐姐,然后今日相逢,他为她作诗两曲。

    “多谢。”

    她深深的向着吴元行了一个万福,然后看着吴元被那些文人墨客们所环绕。

    如果说登幽台歌让画舫中人正视了吴元的话,那么琵琶行,则是一枚重磅炸弹,让整个画舫中的人鸦雀无声。所有的对作诗的自信心全然没有,唯一的念头就是这是何方跳出来的妖孽。而这首忆江南一出,就连长孙冲都不得不拍手称赞,然后心中咬牙切齿的决定一定要将这货干掉!

    看看吧,长乐公主成了什么样子,她的双眸在闪闪发光,她从来没有对自己露出过如此这样的笑容,她……

    好在这个人是为那个歌姬作诗,如果他将这首诗献给了长乐公主……想到了这里,长孙冲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战,女人如果变了心,想要挽回就非常难,尤其是那些才女,她们更讲究感觉,而李丽质的性子外柔内刚,加上她还要守丧三年,这中间,如果有人能让她一直很开心,那么……

    眸子中寒光一闪,长孙冲下定决心,一定要找到机会干掉吴元。

    “这位夫人,天色已晚,我欲告辞,不知夫人是否能给我请教琵琶器乐的机会?”

    如果是旁人说出这样的话,大家会讥笑这个人简直是色魔出身,天色已晚,人家一名商人妇,你要和人家彻夜谈论琵琶之事,但是吴元的三首诗歌在那里放着,而且他也说了,认识这名女子。

    这样的人,怎么会起邪念呢?这只能说诗人墨客不拘小节的缘故,而这位歌姬的丈夫,如果听说自己的妻妾能够认识这样一位名满天下的大才子,识相的话,一定会将她转手送给这位大才子的,到时候,反倒是成就一番美名。

    “吴先生,夜色已晚,画舫中还有静室,不如我们挑灯夜谈如何……”

    看着吴元对那名歌姬的热情,李丽质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居然有种嫉妒的感觉,那是一个三十多的黄脸婆呀,但是他的目光,为什么只停留在她的身上?她咬了咬牙,发出了邀请。

    “不用了,夜色已深,古人云乘兴而来,败兴而归,今日承蒙各位的款待,在下吴元感激不尽,告辞了。”

    吴元向着长孙无垢吩咐道,尚夫人这三个字等于挑明了尚秀芳的身份,尚秀芳点点头,跟着长孙无垢走了下去。

    “等一下。”

    长孙冲听到了尚夫人的名字,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他的眸子中有种奇异的神色闪过,天下间能有如此神奇的琵琶声的人,又怎么会是普通的歌姬?

    他小时候,曾经听过尚秀芳的演奏,这一刻,突然间想起了这个人是谁。据说天子对此女有意,这样一来……

    “滚!”

    长孙无垢的衣袖一挥,一股劲风扫过,长孙冲跌了一个跟头。虽然说这个人是她哥哥的孩子,但一想到差点将丽质嫁给这个草包,她就觉得很很的教训他没有什么。

    “让她们走,吴先生,你先留下,我有几句话要问你。”

    座首的李秀宁发话了,她深深的看了一眼尚秀芳和吴元,说道。

    “别担心,晋阳公主不会喜欢我的。”

    吴元回过头,对着尚秀芳说道,这句话,让担心的尚秀芳,一下子笑了起来。

    居然有人敢这样开晋阳公主的玩笑!这个人真的很大胆。

    =============

    多谢.冰.、雨痕、、天一小兵甲、雄雄15的打赏,多谢。(未完待续。。)(www.pcbfsd.com.cn)
六合宝典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