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pcbfsd.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卷 青阳幻影 第二零零章 青花遗殇

    (昨晚突降大雪,今晨,连我们家的小丫丫都知道感叹白茫茫的一片,呵呵,天气较冷,朋友们要出门赏雪玩雪的话,请注意保暖哦,求订阅,求推荐票,谢谢。)

    骄阳似火,风沙漫天,羽灵洲西部边缘的戈壁上,这一天,突然出现了一位受伤倒地的女子。

    这女子一身带血白衣,露出的半边侧脸,仍不失冷艳,一头青丝散落在沙地之上,人则是趴倒在地,早已不省人事,手中倒是还紧紧握住一把剑柄呈七彩,通体泛着水蓝之光的七尺仙剑。

    风生水起,那仙剑熠熠生光,始终保持着一道温润地护卫光膜,包围在那女子身侧,以致于羽灵洲的寻常修士发现那女子时,只觉花香阵阵,却是根本不敢靠近。

    顿时有人飞报石门总坛,西域多年未动干戈,突然出现这么一位修为高深,却身受重伤地女子,显然是惊天动地地大事,所以石门得报后,当真不敢小觑,当即便是石青魁与石青萝亲往查看。

    那女子被翻过身来,胸前与左肩上分别有一处极为深沉地剑伤,深可见骨,最要紧地是,此刻那女子元神涣散,当真是危在旦夕。

    胸前衣襟上,两朵青色小花,虽已被鲜血染成了红色,依然暴露着这女子的身份,正是青花宗门人。只是,利剑划伤了她胸前皮肉,当然也撕裂了她胸前衣襟,此时此刻,雪里带红地肌肤,裸漏在外,胸前果真是满片春光。

    “石青魁。好看吗?”

    石青萝突然厉声一问,石青魁身子登时一震,一张老脸顿时红了大片,说到底他是个男人,遇到这种事情,忍不住多看几眼,似乎正是臭男人们的天性。

    只听石青魁红脸笑道:“好看是好看。就是跟师妹相比...”

    没等石青魁这话说完。石青萝突然一声冷笑,冷喝一声“是吗?想不想再看得彻底一点?”

    但听“嘶啦”一声,没等石青魁反应过来。石青萝已一把将那女子胸前衣襟,尽数撕开,波涛一荡,正是那女子已经接近成熟的两朵浑圆。登时跳了出来,不大不小。像极了两只可爱地小白兔。

    “啊...”,石青魁一声闷喝,赶忙闭眼不观,谁知他此举正中石青萝下怀。但见白光一闪,一阵少女特有地幽香袭来,正是那女子的贴身衣物。一把被甩在了石青魁地脸上。

    “齐王殿下,这么好的东西。殿下还需好好享受才是。青萝就不打扰殿下了哦。”

    一声坏笑,石青萝从储物空间内取出一件宽大斗篷,将那女子赤条条一裹,便飘然去了。

    石青魁闻言,一把将脸上物事扯下,正是一件少女穿在最里面的兜胸小衣,入手还有点温热,石青魁禁不住脸盘一热,口中却喃喃道:“到底是小姑娘,比起师妹的,果然还是小了点。”

    坏笑一声,石青魁身子习惯性地向前一躲,他只道石青萝地大飞脚瞬间就会踢过来,愿望一时落空,石青魁才想起石青萝早就抱着那女子离开了,不禁老脸又是一红,赶紧将手中物事丢掉。

    这时,嗡嗡剑鸣,正是那女子留下的仙剑,在不住鸣响,石青魁这一刻才真正认真起来,

    “这是青花宗镇宗三宝之一,水月花岚剑。这么说,方才那女子?”

    脑际闪过一阵灵光,石青魁的脑中,顿时出现一个冷艳无双,妙姿荣美的少女身影,忆起自己方才的轻薄一举,不禁暗呼罪过,瞬间操起水月花岚剑,石青魁一个闪身,赶紧追着去了。

    石门总坛,一处看起来简单朴素地偏殿内,正是石青萝地闺房,狭窄只能容下一人躺睡地木床上,此刻,一个面色苍白地少女,正睡得熟,两片嘴唇已经率先恢复了血色,呼吸还算均匀、轻巧,想来表面上已无大碍。

    一阵轻快地敲门声,正是石青魁到访。

    “师妹,愚兄可以进来吗?”

    石青萝在门内没好气地道:“哦?齐王殿下难道方才还没看够?”

    石青魁笑道:“师妹说笑了,愚兄方才也是无心之举,师妹可是吃醋了?”

    石青萝冷笑道:“齐王殿下多心了,青萝自知人老色衰,断不敢跟年轻貌美地花姑娘,争风吃醋。”

    石青魁闻言,心中顿时一热,只是,他太了解石青萝地脾气,心底高兴归高兴,却不敢再继续不正经,只能清了清嗓子,正声道:“看来师妹已经认出了她?”

    “她?”石青萝故意将尾音拉得很长,“哦?看来齐王殿下与这花无殇是旧识,此事倒是青萝孟浪了。”

    突然打开房门,石青魁一个没反应,就如潮涌般跌了进来,石青萝伸手,一把将石青魁抵住,故作柔声道:

    “齐王殿下不用这般心急吧?青萝放你进来,正有让殿下将这小美儿抱走之意。”

    石青魁老脸一红,连忙大呼不是,并给石青萝大大赔罪,只是,石青萝面容一冷,似乎铁了心要让石青魁把人抱走。

    正值石青魁尴尬无比,束手无策之际,原本在床上熟睡地女子,突然从床上大呼着做起身来,满头大汗,看来是从噩梦中惊醒,待回过神来,察觉屋内还有两人时,那女子大叫道:

    “你们是什么人?”

    就在石青魁与石青萝将要开口答话之际,那女子顿感周身一冷,才发现自己身上除了两处绷带之外,竟然一丝未挂,冷然地又是一声尖叫,石青魁手足无措之际,竟然愣在了当场,眼睛直勾勾,老脸红扑扑。

    “你还看,还不转过身去?”

    两道声音几乎同时响起,紧接着一道劲风从面前袭来,正是石青萝地大飞脚,将石青魁一脚踹到了门外,房门登时关闭,石青魁只感胸前一阵剧痛,端得是一头雾水,眼前依然晃动着石青萝雪白地大长腿。

    “你是青花宗花无殇吧?”

    屋内,石青萝来到床前,对着眼前的女子淡淡问道。

    那女子生着一双丹凤眼,冷目生威,亦如当年般青春,犀利,不错,她正是当年在东域论道上,凭着与石青萝惊天一战而大放异彩的花无殇。

    未有疑问,两道目光一旦触碰在一起,顿时便激起惊天火花,虽然石青萝地容貌已与当年不同,但是在最后的青火结界中,花无殇却看到过石青萝那张新老交替的脸,再加上让花无殇自己永生不忘地气息,花无殇一眼便认出眼前的女子,正是当年折辱自己的石门女修,石青萝,这一刻,她也不管自己身上有没有衣物了,旁若无人地与石青萝对视着,直到口中生硬崩出:

    “是你救了我?”

    石青萝淡然道:“如果你非要言谢,我倒也无所谓。”

    花无殇大怒道:“你不要做梦了,石青萝,这些年,我做梦都想与你再战一场,即便当真是你救了我,也别想让我说一个谢字。”

    闪电捏诀,风属性元气瞬间充斥此间,长发飞舞,风沙走石,花无殇作势就要冲上来,只是,就在风刀渐成,利刃将要出鞘之际,花无殇却顿感元气枯竭,仿佛是自己的灵根被人生生切断了,一大口鲜血狂涌而出,花无殇才像突然记起什么事情般,瞬间泪如雨下。

    石青萝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切,只见她单手一挥,便瞬间隔断了二人之间的空间,随手又是一挥,青光大盛间,空间已然恢复,石青萝此举,无非就是想让花无殇明白,两人的修为早已不在同一个层面上。

    看见花无殇只顾哭泣,并不为之所动,石青萝当即正色道:

    “花无殇,看来你们青花宗遇到了大麻烦,你此刻灵根受损,虽未至断绝的地步,想来也是离之不远了,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是冒然使出了“花之精神”吧?”

    “花之精神”是青花宗至高无上地功法,旨在护宗保教,向天借力,作最后一搏,“花之精神”一旦发动之后,施术者的修为会得到越级的提升,也就是说以花无殇此刻化元中期的修为,至少能发出堪比玄应中期的致命一击,而代价便是自毁灵根,以换取瞬间地绽放,昙花虽美艳不可方物,但终究只是一现之后,抱憾凋谢,所以,不到迫不得已,是没有人会发动“花之精神”的。

    当年,初出茅庐地花无殇,意气风发,不可一世,在东域论道的第二轮就选择挑战石青萝,最终受辱落败,后来,为争一时意气,冒然发动“花之精神”,而石青萝出于对她的尊重与认可,出手相救,免除了花无殇自毁灵根的劫难。

    如今,二人数十年后再见,没想到花无殇最终还是走上了这一步,只是这一次想必不同,势必是青花宗遇上了灭宗之难。

    果不其然,就在花无殇的情绪逐渐稳定之后,花无殇突然朝着石青萝,颓然一跪,含泪哀求道:

    “请前辈出手援救我青花洲,此恩此惠,花无殇今生必会报答。”(未完待续)(www.pcbfsd.com.cn)
六合宝典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