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pcbfsd.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65章 无赖

    迷迷糊糊之间,封慕云只觉自己的脑袋被人抬高了些,她正觉得舒服许多却突然感到一阵清凉灌入口鼻,还有些顺着脖子流进了衣领之中,让她打了个激灵彻底清醒过来。

    一睁眼就看见顾一的大脸占满了整个屏幕,只余下小小一角看见她的手拿着一个石碗正往自己脸上倒水,封慕云急得一巴掌拍开她的手,撑起身子道:“你在干嘛!”

    顾一见她醒了,脸上一喜,笑道:“我在喂你喝水啊。”

    封慕云瞪了她一眼,怒道:“你是想淹死我吧,有你这样喂人喝水的吗?我脸上,衣服上全是水。”说罢一只手抓着袖子将脸上的水擦干净,神情很是嫌弃。

    顾一撇撇嘴,无趣的将手中的石碗放在地上,然后双手交叉抱着膀子一屁股坐在地上,待封慕云将身上的狼狈整理好之后才开口道:“你已经昏迷三日了。”

    封慕云一愣,四周望了望,他们正处于一个石室之中,室内什么摆设都没有,燃着两根蜡烛,石门开着,外面黑漆漆的一片。

    “对了,我从密道滑下的时候没听到你的动静,还以为你没跟上呢。”封慕云见顾一好端端的在自己面前,想起那日的惊险不由说道。

    “我一听见你叫我便往你那边走去。”顾一耐心解释道:“只是那个时候皇后也在往内殿走,以防万一我就没有回应你。你掉下来的时候我刚好带着秦皇到你旁边,后来也跳了下来,只是故意减缓了一下速度,不像某人一下来就摔晕了。”

    封慕云忍不住脸红,眼珠子一转,转移一下注意力:“秦皇呢?”

    “喏”顾一嘴巴一呶,封慕云便看见一条花花绿绿的大虫安静的靠在墙角。

    “他没醒吗?”封慕云想起顾一说过那药效只能管三日,自己已经昏迷了三日,想来秦皇也该醒过来了吧,怎还安安静静的躺着没有一点动静。

    顾一一脸无辜的摊摊手:“醒了,又被我打晕了。”

    “噗嗤!”封慕云忍不住笑出声,道:“这秦皇也是倒霉,摊上你这样的国师。”

    顾一毫不在意的嘿嘿笑道:“他最倒霉的事摊上你这样的臣子。”

    封慕云冷哼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顾一一只手在身后摸索了阵,然后摸出一张饼扔向封慕云。封慕云毫不客气的接过便咬,她昏迷了三日未进食,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刚才她以为没有吃的便不好意思提,如今见到大饼断然没有放过的道理。

    顾一在一旁安安静静的等她吃完,一手将墙边的秦皇拖到身边来,站起身说道:“咱们得走了。”说罢将两支蜡烛吹灭一支放入怀中,然后拿起另外一支握在手中。

    “走哪去?”封慕云才醒过来,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顾一从怀中掏出一张牛皮来,上面有些歪七扭八的线条,封慕云借着烛光翻来覆去的研究了一番,抬起头道:“看不懂!”

    “看不懂还看那么久。”顾一没好气的一把扯过来,语气颇为嫌弃:“这三日我大概逛了逛,这下面大得不可思议,四通八达,这是我凭记忆画的地图。”

    封慕云眨了眨眼睛,刚才那张牛皮上有一个黑点,想来那是她们滑下来的地方,道:“那我们现在怎么走?随便乱走吗?”

    顾一眼中的嫌弃又加深几分,颇为无语的摇头道:“这古代的建筑大都会遵循一些规律,说俗一点就叫顺应天意。若是以我们掉下来那里为原点的话,按照奇门遁甲的道理,生门应该是在东北方位,咱们就往东北方走。”

    封慕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像个好奇宝宝一样举了下手,道:“要是建这个密道的人所选的原点不是我们掉下来那里呢。”

    顾一看了看那张牛皮,再看了看封慕云,拖着秦皇转身就走。

    封慕云屁颠屁颠的跟上去,心中却想,这人肯定也是蒙的,还装作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大谈特谈,哄谁呢。

    封慕云跟在顾一身后行了一段路就觉有些受不了,这通道中潮湿黑暗,很是安静,只听得到三人的呼吸声、脚步声和秦皇被拖着在地上摩擦的沙沙声,且唯一的光亮来自于顾一手中的蜡烛,烛光因走动有风晃晃悠悠,凭添了几分恐怖的感觉。

    她想到自己昏迷这三日,顾一一个人拖着两个半死不活的人在这通道中走来走去,还有心思画下地图,心中突然佩服起她来。

    “喂。”封慕云突然出声。

    顾一以为出了什么事马上停下脚步,道:“怎么了?”

    “你走你的。”封慕云觉得脸上有些发烫,但还是鼓足勇气说了出来:“你边走边说说话吧,怪安静的。”

    顾一顿时哈哈大笑,道:“原来你是害怕啊。”

    笑声打在石墙上又回荡回来,让封慕云缩了缩肩膀,心中恼怒,却不由自主的压低声音道:“你小声点要死啊!小心把追兵引来。”

    “那些蠢货估计还在长安周边找着呢。”顾一嗤笑一声,又道:“妙礼定然安排了人将他们引开的。”话刚说完她就闭上嘴巴,她只想找点话说,却不想一张口就是苏妙礼,看来自己是想她得紧了。

    封慕云沉默一阵,又开口道:“你追到她了?”她也说不出对苏妙礼是个什么心情,她虽然间接的导致自己与良钧分隔两年,但其中也有原因是自己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良钧。再说,不知还能不能活出去,索性将性子放宽点,少那么多计较,要计较等活下去再计较吧。这样一想,她心中顿时轻松很多,也好奇起顾一与苏妙礼之间的事了。

    顾一本在心里怪自己口快,此时听到封慕云的话,里面似乎没有芥蒂,立马高兴起来,说起有关苏妙礼的话题她都是兴奋的,口若悬河的说道:“废话,顾情圣出马,自然是手到擒来。”

    封慕云哼了一声,显然不信,问道:“仔细说说,怎么追的?”

    顾一笑道:“还能怎么追?竖的不行来横的,横的不行来滚的,只要不放手,手段千万种,屡败屡战,百折不饶,哈哈。”说到最后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语气中却全是得意。

    封慕云听完只觉又好气又好笑,在后面翻了个白眼,但想着她又看不见,也不再浪费表情,只道:“幸亏我家良钧不像你这般无赖。”

    这时两人走到一个岔路口,顾一认了认方向,然后吃力的单手在牛皮上划了一笔,这才继续前进,边走边道:“要我说啊,若是你家那位像我这般无赖,早日将你娶到手,你们俩的路也会好走不少。”

    封慕云没接话,顾一却暗自做了个鬼脸,要不是两只手没空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过了会儿,封慕云呵呵笑道:“若她像你这般,也就不是她了啊。”

    “说的也是。”见封慕云没在意,顾一乐得顺着她说。

    “唉,你说,这出口会是在哪里呢?”封慕云受不得这么安静,忙又找了个话头。

    顾一沉吟道:“妙礼说了,是在长安城外。”

    封慕云看出来了,顾一是三句话离不了苏妙礼。

    “那我们出去岂不是很危险?”她思忖道:“这长安城外怕是布满了秦皇的手下吧。”

    顾一闻弦知意,问道:“你的意思是,咱们不出去?”

    封慕云虽知她看不见,但还是习惯性的点点头,道:“我瞧着我们一路走来,岔路那么多,你也说了,这里面四通八达的。我们何不趁这几日摸清楚一部分范围,若那些人不知道有个密道还好,若下来了,我们也可以跟他们打地道战,总比去到上面好。”

    顾一沉思片刻,在封慕云期待的眼神中颔首道:“还真一直小看你了,以为你除了吃就只会睡呢。”

    封慕云秀眉一扬,正欲破口大骂,就听顾一又道:“可是还有个问题,咱们没多少口粮啊。”

    民以食为天,这确实是个大问题,她可刚体会过饿肚子的滋味儿,不想再体会一次。想到这里,语气中不由带上丝焦虑:“那怎么办呢?”

    顾一一时也没想出办法,只宽慰道:“咱们省一点,我带着的口粮还能吃上十天左右,到时候再想不到办法的话咱们就出去吧。”

    封慕云只得同意,不同意也没办法,被一刀捅死比被饿死爽快多了。呸呸呸,死什么死,才不会死呢。

    “唉,也不知妙礼在干什么,有没有想我。”顾一走着走着,没头没脑的念了一句。

    封慕云此时也不觉好笑,心中也泛起思念之情,神色突然悲伤起来,跟着喃道:“也不知良钧在干什么,有没有想我。”

    “自然是想的,我家妙礼自然是想我的。”顾一说道,封慕云刚听到以为顾一是在安慰她,却不想是在玩着自问自答的游戏。

    说实话,两人都不知能不能活下去,现今还有心情玩些无聊的口头游戏也算是看得开的了,一种绝望的情绪蔓延在两人之间。(www.pcbfsd.com.cn)
六合宝典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