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pcbfsd.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九十四章 药她喝,情她断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至于赵惜儿……燕王之女,若是任三少告诉她,她的父王,母妃非但还活着,还正在东楚暗牢受非常人能忍的折磨。不知道……她会怎样?

    “这两日,你就在冰崖陪你父王吧,二日后,我们启程去北燕。”凤千燃,妹妹是不是对你这个姐姐太好呢?千里迢迢,送去妹妹为你养育大的儿子。凤千燃,你要怎么感谢妹妹呢?

    凤千醉……你在可怜他吗?他只不过是仇人之子,他是凤千燃的儿子。他不是你的儿子,不是你的亲人。

    “只不过二十多日没见,你却是让本宫觉得陌生了。”凤千醉这一刻,原以为她会开心,会喜悦。可是看到殿下那似是失去了生命力的男人,这一刻她的心竟然也会闷痛。

    这儿里再也没有了鸡鸣狗吠,再也没有惜儿唤他,再也没有欢声笑语。这儿里有的只是冷,有的只是静,还有……会让人随时丧命血腥的恐惧。

    “既然一切都在你的算计之内,多二日少二日又有何妨?”凌千绝想毁去这座冥宫,以前的他并不觉得这里冰冷慎人。可是这一刻,他再一次回到这儿,只不过是二十几日,他却是觉得这个地方如此陌生,仿若能吞去所有的气息。

    “怎么,还有三日,就回来了?”凤千醉隔过那层珠帘,望向殿中那依旧一身墨衣,却消沉的身影。恍惚间,她觉着自己回到了二十年前,那一日那殿下也是站着一身墨衣的男人,只不过不同的是二十年前的男人怀中抱着一个小小的襁褓。

    奢华的冰雕宝座上,依旧是那个一身血红嫁衣三千雪发,倾城绝世的女子。

    依旧晶莹泛着幽蓝光芒的冥宫,正殿之上。

    冥宫

    “惜丫头……惜丫头……”南刹又唤了几声,床上的赵惜儿却是依然没有一丝动静。南刹心内大惊,忙转身向门外跑去。

    “惜丫头……”南刹忙一大步子冲了上去,急忙把赵惜儿抱起,轻放到床上。

    回答他的却只有一片寂静,惜丫头她……南刹大惊之下忙撞开了门。

    “惜丫头……惜丫头……”南刹走到赵惜儿房门前,伸手轻轻的敲了敲房门,轻声唤道。

    “惜丫头……”南刹想到赵惜儿还在房里,可是这一会儿了竟是没有一丝动静,忙是大步向赵惜儿房门跑去。

    南刹心中很是疑惑,他今天早上无意中经过赵惜儿的房间,闻到药味。进去瞧了凌千绝几眼,扫过那小桌子上的几味草药,竟然看到有几片红花。他下意识的趁凌千绝不注意,伸手扫了过来。可是……他为什么要对惜丫头动手?

    他怎么?好像这五六日似乎脸色也越来越不好。

    千绝他刚才连他换了药,他竟然都分不出来。还有……他出了房门,似乎拿了什么帕子擦嘴角。

    千绝是真的对惜丫头下了堕胎的红花?可是为什么?

    南刹看着瞬间消失的两抹墨影,自暗中走了出来。他伸开手,手掌里躺着几片红花的花瓣。

    “是。”那暗卫接受到凌千绝那冰冷的一瞥,不敢再想什么小心思。

    “走,回冥宫。”凌千绝轻轻的瞥了一眼带着鬼脸的暗卫,却终是什么都没说。

    “少主。”突然出现的黑衣鬼脸暗卫,担忧的看向凌千绝。他们已经投靠少主,若是少主……那宫主?

    房外

    梦醒她依然还在她的小屋,她依然还有妈妈坐在她的身前。凌千绝,王氏,凤千醉,周志远,这些,这些都只是梦啊……

    她好想回去……她好想妈妈,她好想有一个温暖的怀抱,她好想……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一个梦。

    赵惜儿身内最后一丝力气,也随着那关上的门尽数抽去。整个身子软软的向地上倒去。双眸中最后一丝明亮也离她而去,闭上的双眸只有无尽的黑暗。

    房内

    门外,凌千绝伸手抽出袖中的墨色帕子,挨在唇边接过那一口血沫。惜儿……你受今日之痛,是千绝无能。

    “算你识事务……”凌千绝觉着嗓子里的血腥越来越猛烈,强撑着又是吐出几个字,转身身影微闪,门快速的开了又关。

    赵惜儿却是连再应一声凌千绝,也懒的应了。伸手抬起手上如同千斤重的药碗,仰头闭眼咕咕的喝下。整个动作她一气做成,很是流畅,终有一日,她要他凌千绝以血来偿她和她的骨血今日之痛。

    “给。”凌千绝低眸看了一眼,刚才还端着药碗,现下己空的手。捏在赵惜儿下额的手终也是松了,其实他已是精疲力尽了,是否……这一日才是凤千醉等待许久,她最想看的。

    “拿来。”赵惜儿伊手夺过凌千绝手中的药碗。这便是她倾心以诚相待的男人,她还有什么可留恋?

    “你要是敢打碎它,我直接喂你药丸。”凌千绝心口一阵血腥涌上,硬是强自忍着咽下嗓中血腥吞回在腹中。

    “拿来,我自己喝。”赵惜儿的双眸血红,眼前的男人竟然是这样的真面目?她竟然识错了人,她竟然错付了情,那么……药她喝,情她断。今时今日,她赵惜儿永生永世绝不肯忘。

    凌千绝感觉到赵惜儿咽下了那一口药汁,冰冷的双唇这才离开了她的唇。另一手端来的药就又端了了上来,他张口就又要去喝。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她?赵惜儿大睁着双眸,眸中强擒着不落的泪,终是划过她绝望的双眸,点点滴落。

    “唔……唔……”赵惜儿因下额的毒,忍不住呼痛出声,温热的药汁瞬间涌进她的唇里。她想吐,可是凌千绝吻在她唇上的冰唇不许。那药汁终是顺着咽喉滑下腹中。

    凌千绝狠了心,弃了脑中纷乱的思绪,捏着赵惜儿下额的手加了力道。

    “唔……”赵惜儿拼命的咬紧下唇拒绝着他的靠近侵入,可是在力气的悬殊上她的一切努力都是白费。

    凌千绝低头,猛然喝了一口碗中的药汁在口里,对着赵惜儿紧闭着的唇就低头吻上。

    赵惜儿不敢开口,只能拼命的用力摇头,双手也撕扯着下额那只似铁般刚硬的大手。

    “张开,喝了它。”凌千绝看着,双眸满是血红恨意滔天看着他的赵惜儿。心中猛然想……惜儿这么恨他,那就算他还有一日可以回来,可惜儿还会愿谅他吗?

    她竟然曾经还以为,她的穿越是为了和他相遇……她是傻子,呆子,瞎子吗?

    她错了……她是瞎了眼吗?竟然爱上了一个禽兽?

    她真的看错了人,他不是人……他不是人……他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逼她喝堕胎药?

    “嗯嗯嗯”赵惜儿被凌千绝捏的下额生痛,双手拼命的拉着下额上的大手,想拉开他。可是任她用尽了气力,却是无法撼动他分毫。恐惧和满腔的恨让她双眸血红。

    “张开……喝了它”惜儿喝了它,求你喝了它。

    “你……唔……”赵惜儿刚想骂人,凌千绝手上的药碗却是已经抵在她的嘴边,忙紧闭着双唇,不敢松开一分。

    “喝了它。”凌千绝话落,伸手又捏起赵惜儿的下额,另一手端着药就要往赵惜儿嘴里倒。

    “滚……”赵惜儿想开口骂眼前的男人,可是竭尽全力,却也只是能吐出这么一个字来。

    “喝了它?”凌千绝冷声不容质疑的短短三个字,揉碎了他的心,也刺碎了她的心。

    “怎么?你还想强迫我?”赵惜儿努力撑起自己最后一丝力气,瞪着眼前那冷如利刃的男人。就算……她和他一刀两断,她腹中的孩子她也要生下来。他和她的孩子……他不要,她赵惜儿要。

    “你自己喝,还是我来喂?”凌千绝的声音更是冰冷危险。

    “我不喝,你是聋子听不懂?”赵惜儿脸上是浓浓的厌恶,这样的男人,她竟然喜欢?

    “喝了它,本座自会走。”凌千绝如何能放心,她不喝药就离开?若是她留下孩子……怎么办?

    “赖上你?不……不会,我赵惜儿绝对不会。呵呵……你滚……你快滚啊,看到你凌千绝,我赵惜儿就觉得恶心。我赵惜儿讨厌你,恨你……凌千绝。”赵惜儿说的决绝,可她却是满心的苦涩。冷眼看着眼前冰冷如霜的墨衣男子,她以为她已经暖化了他这块冰,可是现下她才知道,他一直都还是那块冰,变的只有她……只有她赵惜儿。

    “怎么?你这是要赖上本座了?你别痴心妄想生下孩子来威胁本座什么?”凌千绝递向赵惜儿端着药碗的手有些许发抖,惜儿……快喝了药,结束了吧。是他无能,不能护她周全无忧。若是他此去北燕后还活着,以后他定要护她周全,他定要活的强大,护她安乐无忧。

    “不喝……不喝,不喝……”赵惜儿原本觉着自己的心已经很痛了,可是当凌千绝端了那端药递在她面前时,她才知道她的心原来还可以更痛。为什么?为什么?千绝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喝了它?”凌千绝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只好冷冷的看向赵惜儿,伸出右手端起小桌子上的药碗向赵惜儿递了过去。

    “什么叫瞧过?什么叫抱过?又是什么叫玩过?什么叫比我艳,比我美,比我媚?在你心里,我和那些女人是一样的?”赵惜儿伸手擦拭去自眸中滴落的泪,这样一个男人,不值得她赵惜儿挖心挖肺的爱。只不过是渣男……死渣渣,她恨死了,呜呜……可怎么会是这样?

    “你连男人哄女人上床的话,都听不出来吗?本座在冥宫,什么美女没见过、瞧过,抱过、玩过。个个可都比你美、比你艳、就连床上也比你娇媚多了。”凌千绝每说一个字,他的心亦是刺的生痛。

    “你有过无数女人?你不是说过,你只有我……”

    “你这女人真是啰嗦,本座玩过无数女人,只有你是最烦人惹人厌恶的。把这碗药喝了,自此,你和本座桥路各不相干。”凌千绝墨袖下的大手,攥的生痛。强忍着想冲上前去,把伸手扶着桌子撑着不让自己倒下,一脸泪水的女人拥进怀里。惜儿,我没有生你的气,那些话是假的,可是你却必须相信。

    “千绝,我错了,是惜儿错了。惜儿以后……以后再不乱猜,乱疑,乱说了。千绝……收回,收回你刚才的话……好不好?好不好?”这绝对不会是真的,一定只是千绝生她的气了。

    这些日子来的,点点滴滴,岂会都是假的?

    不不……不可能,那些,那些明明实实在在,就在下久前。不会是假的,是她……都怪她不该乱猜,乱疑……一定是她的疑心仿害了千绝,惹他生气了。一定是的,这些话……这些话不过是千绝生气了,他才会这么说的。

    这间房内,他向她坦白他的秘密,这些也是假的?

    温泉里,他拥着她,许她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也是假的?

    心悦山巅,他拥着她,她和他相依相偎,看日出赏日落,也是假的?

    心悦花雨下,她和他的执手相看,也是假的?

    他抱着她在桃花山间驰骋,也是假的?

    心悦山间的牵手相随是假的?

    “不……不,凌千绝,告诉我……告诉惜儿,你刚才说的不是真的?不会是真的……你现在在骗我,在胡说八道!千绝……”赵惜儿的心彷若被粉碎了般,寸寸生痛。

    “骗我?”赵惜儿觉着自己头脑里一片空白,她什么也想不起来了,什么也不知道了。耳边不断的重复着,傻女人,不这样骗你……你能和本座逍遥快活吗?傻女人,不这样骗你……你能和本座逍遥快活吗?

    “傻女人,不这样骗你……你能和本座逍遥快活吗?”惜儿……若是我不能活着回来,今日便是我们的永别了。凌千绝抽回他挑起赵惜儿下额的手,墨袖下的手,紧握成拳。

    “呵呵……”凌千绝冷笑着抬步上前,轻佻的伸手,修长的手指挑起赵惜儿的下额。

    “你不是说……你是周志远?”赵惜儿心内明明告诫自己,不要这么弱势,他不喜欢就不喜欢了。她赵惜儿不喜罕,可是出口的话却是带着乞求。如果……如果他这会儿,开口告诉她,他只是开个玩笑,她不会计较的,她不会和他计较的。

    “奇怪,你刚才不自己都说我骗你吗,现下我承认了,怎么你反倒怀疑了?一个小寡妇罢了,还真当本座堂堂冥宫的少宫主会喜欢上你?”凌千绝的声音充斥着浓浓的嘲讽。

    “你说的是真的?”赵惜儿稳着自己的虚弱的身子,抬头看向凌千绝,轻轻的开口问道。他没有来扶她,若是往日,他定是会怕她摔了的吧?难道……往日的那些,也是他骗她吗?

    凌千绝看到赵惜儿腿软的后跌,刚想下意识的伸手去扶,却是理智又拉回了他的手。他硬是逼自己站着没动,既然要她恨他,忘他,那么此时……他唯有绝情。

    “嗯……”心底的闷痛,让赵惜儿脚步不稳,忙伸手扶着一边的桌子这才稳住了身子。

    “你说的没错。”凌千绝的声音淡淡的,不起一丝波澜。

    “需要想这么久?是想编什么谎言?”赵惜儿心底的希望随着凌千绝的沉默渐渐的消散成灰。快点啊……快点告诉她,他是爱她的,他没有骗她。

    既然是要痛苦,那何必要拉着惜儿一起痛?

    这个险他不敢冒……也不愿冒,既然总是要分别,何不让一切罪过他来承担?

    他若是说了一切,也只能是让惜儿跟着痛苦,若是她不愿舍弃胎儿,那便是要她搭上她的一条命吗?

    她说,他已中伊人醉,要活命……难如登天。而且这些日子来,他除了陪惜儿,其它的时间也全部拿来研究伊人醉和陨落。事实证明,想解他身上的伊人醉和惜儿身上的陨落,绝非易事。

    昨夜凤千醉那如恶魔般的声音还在他的耳边,她说若是打掉惜儿的胎……终身不再孕,那自然陨落无妨。可是若是留下胎儿,不说怀胎十月随时有生命危险,就算熬到生产之时,便也是只能二选其一。

    再有三日,他就要跟着凤千醉离开东楚,他是否能活着回来,一切都还未知。

    “我的身子不适合?哈哈哈……是我的身子不适合,还是你根本就没有对我用了真心?”赵惜儿紧紧的盯着凌千绝,企盼他开口告诉她,他是真的对她用了真心,他是喜欢她肚子里的孩子的。(www.pcbfsd.com.cn)
六合宝典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