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pcbfsd.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千八百六十章 他还活着

    澹台学君缓慢地擦着汗粒,其实刚刚的运动并不算剧烈,但澹台家的基因似乎都是如此,这也从另一个侧面验证了上苍的公平——给了澹台族人一颗比世上大多数人都聪明的脑袋瓜子,便也同时给了每一个澹台族人孱弱的身子。(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两位老祖宗早就意识到此事,但基因这种东西,却也不是一两代人便可以改善的。

    李云道给自己的这位女军师沏了杯茶,送到她的面前,笑着打量香汗淋漓的小姑娘:“这些天西湖的空气质量还不错,阳光也不错,你若是乐意,可以跟我一起晨练。”

    澹台学君摇了摇头,轻抿一口清茶扑鼻的明前龙井,似乎对李云道的邀请并不感冒,只是话锋一转,说道:“这几天消息应该已经传开了,接下来,该就是有人欢喜有人忧的局面了吧!”

    李云道苦笑道:“现在又不是从前,我也是不是我家老头子,假死哪里是那般容易的?这样也好,省得藏头露尾,做起事情来也畏首畏尾,只是难为两位姑姑又要替我演场戏,总是要麻烦她们,心里终究还是有些过意不去的。”

    澹台学君笑而不语,起身去一旁点燃了一盘檀香,缓缓烟丝腾起,檀香带着特有的沁人气息让人心绪愈发平静。

    李云道接着说道:“京城的老人家们,大体上应该是开心的,某些人应该也会很开心,毕竟我活着,他又多了一个可以使唤的人。嗯,姑苏、江宁、西湖、江北这些地方的好朋友们,听到这个消息,多数也应该还是高兴的,我的为人,还不至于一死便让朋友们弹冠相庆的地步。倒是有几位可能要失望了,嘿,学君,你说他们会不会暴跳如雷?”

    澹台学君屈膝跪坐在李云道对面,摇了摇道:“既然你已经死了,那么他们会在官方宣布消息前,确保你的确是已经死了,反正杀死一个死人,并不需要负相应的责任。更何况,你从警这么多年,记恨着你的人不计其数,若是真被他们得了手,恐怕也很难找出幕后真凶。”

    若是换了旁人,早就被澹台学君一席话吓得面如土色,而后赶紧问计于这位聪慧无双的女先生,可是李云道却悠然自得地抿了口清香怡人的明前龙井,缓缓说道:“他们若是按兵不动,我倒是要发愁了。”

    澹台学君何等聪明,听一言便知李云道所想,微微沉吟片刻后说道:“倒是该适当地露一露牙齿,否则后面的确是有些麻烦,但这个度很难把控啊!”

    李云道笑着望向澹台学君:“这不是有学君你在嘛!”

    澹台学君秀眉微蹙道:“为什么我总有种被人骗上贼船的错觉呢?”

    李云道哈哈大笑:“你也说了,是错觉,错觉!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果真是一条贼船,那未来也一定是令你收益最大的那艘贼船。”

    这世上,有人笑便有人哭,有人平静便有人生气。

    李云道大笑着的时候,有人在大发雷霆。

    出自宜兴紫砂传世名家之手的茶壶已经用上好的茶水韵养了许久,今日在雷霆盛怒下,被蒋家大少狠狠地摔得粉碎。

    “居然没死、居然没死……”这四字在他口中一连说了好些遍,最后变成了某种情感复杂的颤音。

    一旁的和服女子默默将紫砂碎片收拾干净,重新取了一套崭新的茶具上来,却没有泡茶,她很清楚,此时再美味的茶都无法平息蒋家大少的怨毒怒意。

    和服女子长长叹息一声,而后道:“如果确认了果真还活着的话,那就要查一查,从年初到现在,他究竟去了哪里又做了些什么。”

    蒋青天眯眼看向妖艳的和服女子,厉声道:“当初你不是说已经派人去反复查验了吗?”

    和服女长点头:“这查验确认的过程当中的确有所缺失,从头到尾,我们都没有看到他的尸体,本以为是因为那剧烈的爆炸才找不到,加上北京王家众人的后戏也演得相当投入,才会造成我们的误判。”

    蒋青天怒道:“不是说做做了dna的测试吗?”

    和服女子道:“现场的所有dna样本我们都通过内部途径拿到手了,也的确匹配出属于李云道的血液样本……只是没想到,他的运气这么好……”

    不知为何,蒋青天忽然想起年前那晚李云道过说一句话——运气,其实也是能力的一种体现。想到这里,他突然笑了起来,自言自语地说道:“我倒是希望你的运气能一直这般好下去……沙希,上次你未能得手,如今你再出手也就没有意义了。”

    跪坐在茶几旁的沙希沉默良久,抬头道:“再试一次!”

    并非征询和请求的语气,而是告知。

    蒋青天拿起新的茶具,熟练地煮水烫壶沏茶,在沏出一杯新茶后,自己轻抿一口,才道:“如果沙希小姐执意如此,我也只好祝你成功了!”

    沙希并未露出往日里的那般魅惑笑颜,而是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的蒋家大少:“杀死他,我们之间的合作协议依然生效?”

    蒋青天点点头:“之前我就说过,我们是永远的朋友。”

    沙希展颜微笑,百媚顿生,执起新壶帮蒋青天斟茶:“长老们让我转告于您,第一批货已经收到,长老们很满意。”

    蒋青天那张俊俏的脸微微抽动了一下,这一次轮到他面露冷冽之色:“总计十批次,往后互不相欠。”

    沙希媚笑道:“刚刚您不是说我们是永远的朋友嘛!”

    蒋青天淡淡看了她一眼,一字一顿问道:“你们也有朋友?”

    沙希笑道:“帝国没有朋友,但作为沙希本人,很希望交你这个朋友。”

    蒋青天笑道:“你觉得我有朋友?”

    沙希愣了愣,但反应极快,说道:“希望能成为蒋公子的第一个朋友。”

    有的人没有朋友,有的人却朋满天下。

    消息这种东西向来是长脚的,在如今的信息时代,更是如同插了翅膀。

    同样是在江宁,一声放浪形骸的狂笑将针对某事而临时成立的巡察组成员们都吓了一跳,下一刻便看到那位平日里的和颜悦色、办起案子来雷厉风行的年轻领导从椅子上蹦了起来,作为临时办公地点的酒店楼板都被他震得轰隆隆作响。

    “哈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这小子没那么容易就翘辫子,我就知道!奶奶的,还骗走了我不知道多少升眼泪,回头得让他好好补我几瓶子好酒…… 诶,不行不行,我得给老孙打个电话!”

    于是,巡察组的众人便看着这位狂喜不已的年轻领导冲出了会议室,声音在走廊里高得仿佛恨不得全世界都知晓一般:“喂,老孙,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也知道了?哈哈哈,哈哈哈,太好了,怎么样,这周末约个时间,好好宰那小子一顿,是是是,再忙也要把时间空出来,行,我来跟他联系,咱哥仨这回一定一醉方休!我曰仙人板板的!”

    巡察组成员面面相觑,很好奇是什么事情让这位年轻领导如此开心,前阵子他们倒的的确确看到这位乐书记很是深沉了一段日子,像这般放肆的笑,绝对是他调来江宁后的头一遭。

    与此同时,京城的某座山道上,一辆白色的iouper以风驰电掣般的速度开向山腰间那处四合院,来不及将车停进车位,往门口一横,红着眼睛的顾小西便冲进了四合院。

    “妈!妈!”还没绕过那雕龙的影壁,顾小西的声音便传入了大四合院的后宅,“妈,妈……”

    王援朝正在厨房听着广播炸狮子头,直到顾小西出瑞厨房门口,这位王家小姑奶奶这才回过神来:“咦,丫头,你今天调休?”

    早就调入央视某重榜新闻栏目的顾小西一看自己老妈的这般悠闲作派,顿时便愣住了:“妈,你是不是早就知道……”

    王援朝往油锅里炸了一个丸子,用围兜擦了擦汗,不紧不慢道:“知道什么?”

    作为女儿,哪能不了解自己的妈, 顾小西顿时便蹲在地上嚎啕大哭:“你们都知道对不对,连王小北都知道,你们就单单瞒着我一个人,对不对?”

    王援朝笑着扶起女儿:“来帮妈尝尝这狮子头的咸淡,你云道哥最喜欢豆苗狮子头,我今儿一早特意去三源里买的菜和肉,新鲜着呢!丫头就你有口福,来尝尝!”

    顾小西被母亲这一招直接给气笑了,但黄豆大的泪珠子还在扑朔着往下掉:“妈,我还是不是你亲生的?”

    王援朝笑着道:“难不成还是捡的不成?生你的时候,你老娘我可遭了不少罪呢。不告诉你是怕你把戏演砸了,这不,放烟口的时候,属你哭得最凶,那些来探听虚实的,个个都信以为真了!”

    “妈!”顾小西嗔怪撒娇,抓着母亲的胳膊破泣为笑:“妈,那哥怎么还不回来?”

    王援朝耸耸肩道:“原先知道的人不多,他想抢着时间点把鹿城的事情做个了结。不过,现在连你都知道了,怕是有的人,又要开始打他的主意喽!”

    顾小西转身就走,却被王援朝拉住:“这种时候,你可千万别去给你哥添堵,他估计正忙着呢!我刚打了电话问了,过两天就会回来一趟,你就甭跑了!”
六合宝典开奖直播